青春如手中沙,爱之深,却无言

ClaytonBat
ClaytonBat
2014-11-9 · 1963 次浏览

凌晨四点半的北京城,大马路空空旷旷,一轮圆月挂在空中,月光洒落在路边的宝马车上,车身上的灰尘变得如此刺眼。一群人,站在路边,叨念着“走吧,去哪?滴滴打车?”
不断跺着脚,“尼玛,这天气太冷了。”
“来了一辆,有同路的么?”
“走吧。”
车门关上,从车窗伸出一只挥别的手,“走了!回家咯!”
“下次再见。”
“一路平安。”

时间回到几个小时前,坐在饭桌上,抽着烟喝着牛二,“要去学习消化了。”

时间回到两个月前,坐在广州烧烤摊“NMB的,现在才来,给老子喝。”

时间回到八月底,坐在北京某一处,阳光洒在身上,抿一口茶,“一切安好。”

时间还能回去么?能不能回到最开始的地方,那时候我们都还年轻,我们都还胸怀着梦想,我们用梦想照亮一条前行的道路而放弃曾经拥有的一切。回不去的地方叫做历史,看不到的地方叫做未来,而现在的这一刻我们却无言,满桌的食物,无心下口,满杯的白酒,一口闷下。隔壁桌子坐满了刚刚下班的妹子们,露出半个胸,胸上还画了妖艳的图案,她们在招摇晃荡着,厚厚的脂粉掩盖不住眼角的鱼尾纹,细长的高跟鞋支撑不了她们开始走样的身材,烟熏的眼妆给不了她们光明的未来——她们生活,一种媚俗妖艳的生活在我们旁边的桌子上,她们肆无忌惮说着带颜色的笑话,她们毫无顾忌的和身边的男人打打闹闹……一时间,我们没有说话,就这么停滞了。看看桌上的这些人,难道不是一样,青春的年华,为了一个叫做比特币的理想,甘愿“浓妆艳抹”“袒胸露乳”来这个理想来站台,不断的吆喝,不断的见人就说“买一个嘛,买一个嘛”,外界看我们也是戴着有色眼镜——“传销?”“旁氏骗局”“xx”“理想主义(意思就是你们他妈的真不靠谱,谈理想?!)”。有多少人真正可以理解我们?

这一个圈子里面没有谁在做对的事情谁在做错误的事情,只要是我们都在做事情。

现在是什么情况?

可以看到的越来越多的人准备离开比特币,回归本业,去给自己的一次理想社会实验画上一个句号。

“你以前是做什么?”靠在出租车后座,问副驾驶的高个子小伙
“我以前是做GIS的。”小伙子转过头,告诉我说。
“后来呢?”
“后来,后来觉得比特币很好,就辞职专心做比特币的事情,折腾了不少”
“现在呢?”
“现在,现在什么都没有做,有点币,想着是不是要回去干回自己的老本行……”小伙将视线转回到前方,仿佛陷入了沉思。“猫股我不准备卖了,亏了就亏了。”小伙突然头也没有回地说到。
“师傅,前面出了道口,停一下。”
停车,开门,下车。
副驾驶坐着的小伙向着我们挥手再见。
”再见。“
”再见。“

出租车,重新驶入夜色中,五点多的北京城,入骨的冷风钻入领口,无言,周围一片死寂。

“还不知道能不能‘再见’。”同伴说。
“嗯”我缩着头,向宾馆走去,那里亮堂堂的,看起来很温暖。

“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,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,我猜中了开头,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……”——《大话西游》紫霞

是的,我们猜中了开头,却猜不着结局。青春只有一次,就像是手中沙,明知道握不住,却一再想去握紧,沙子从指缝间散落,何尝不是我们的青春?我不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,我也不是刻薄冷酷的人,不可否认我曾言辞犀利,或者带着刺,伤害过一些人,引起过一些误解,这些都不是我本意,什么西装T恤,什么香水逼格,一切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,如果青春不再,我们还能聚在一起,还是这么多人,一个都不少,就算是去low一点去撸串,一切也还是美好的。在这么一个寒冬中,我们中有多少人可以坚持住,能怀抱着理想继续走下去?

不想说再见,不想说再见。

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

也穿过人山人海

我曾经拥有着一切

转眼都飘散如烟

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

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

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

只想永远地离开

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

想挣扎无法自拔

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

绝望着 也渴望着 也哭也笑平凡着

(全文完)

chao ji jun
超级君#1 楼4 年前

这等忧愁,唯有大涨解愁。

xing kong
星空#2 楼4 年前

战场留下的都是老兵,老兵不死!

chun zhi chun
春之春#3 楼4 年前

太多愁伤感了,对投资不好